喷射器QCU以钢换金 钢企重组进行时
发布时间:2016-08-08   浏览:218 views   调整大小: 16px  14px  12px

喷射器厂家销售部提供信息

      近日,华菱钢铁这家湖南国资委旗下最大的上市公司披露了一份涉资逾137亿元的重组方案,拟整体剥离钢铁主业,通过重组变身“金融+节能环保”控股平台。机构们对此次重组的情况密切关注。

而在钢铁去产能的大潮中,华菱钢铁的重组并非孤例,多家涉钢上市公司也意图改换主业,注入金融类资产,“贴金”实现脱困。近一年以来,至少有华菱钢铁,韶钢松山、金瑞科技等5家上市公司欲通过注入金融资产实现涉钢上市公司脱困。

一位市场人士表示,过去几年,钢铁行业负债率比较高,面临比较大的压力,金融资产作为优质资产,未来肯定是企业选择的一大方向。

“以钢换金”

日前,华菱钢铁披露了一份涉资逾137亿元的重组方案,计划从钢铁主业中抽身而出,置入金融及节能发电资产。

华菱钢铁重组预案显示,公司拟以除湘潭节能100%股权外的全部资产及负债与华菱集团持有的华菱节能100%股权、财富证券18.92%股权以及其全资子公司迪策投资持有的财富证券14.42%股权进行置换。此外,公司拟以3.63元/股的价格向财信金控、深圳润泽非公开发行22.61 亿股、1.05 亿股,分别用于购买购买财信投资 100%股权和财富证券3.77%股权;并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方式,向华菱控股募集配套资金,此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85 亿元。

本次交易完成后,华菱钢铁将直接或间接持有财富证券100%股权、湖南信托96%股权、吉祥人寿29.19%股权、湘潭节能100%股权、华菱节能100%股权。同时,公司的主营业务也将产生变化,从以钢铁为主营,转型至金融和节能发电双主业概念股。

迫切转型的背后是业绩压力,回查财务数据,2015 年公司全年巨亏近30 亿元;2016年上半年,公司也约亏损 8.6 亿元~9.6 亿元。业绩不景气的状况下,公司的负债率也是节节攀升。资料显示,目前华菱钢铁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86%。

而相比于利润日益下滑的主业,华菱钢铁拟注入的金融类资产却盈利颇丰。长江证券最新研报指出,2015 年财信投资、财富证券ROE 分别高达23.76%和23.38%,华菱节能ROE 也达10.63%,如果考虑财信投资持有财富证券62.89%股权,则2015年置入资产合计实现净利润总额为12.78 亿元。

本报获悉,华菱钢铁此次重组吸引了不少机构的关注,仅7月27日一天,公司接待了国泰君安证券、兴业证券、招商证券等6家机构,毫无疑问,此次重组是机构最为关心的问题。

在问及省内是否还有其他金融资产,未来是否会考虑注入时。华菱钢铁称,湖南省还有长沙银行、华融湘江银行及其他城商行等其他金融资产,财信金控和华菱集团下属也持有部分类金融资产。目前监管政策尚不允许注入类金融资产。未来上市公司根据业务发展情况,不排除会考虑进一步注入其他金融资产的安排。调研中,华菱钢铁还透露,重组系湖南省委省政府根据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相关要求,决定将华菱控股打造成省属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平台。

“非钢化重组”之势

事实上,急欲转型的不仅仅只有华菱钢铁,存在转型预期的钢铁企业还有*ST韶钢、*ST八钢、重庆钢铁等钢企。

重庆钢铁8月4日发布公告称,公司拟购买的资产为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股权,渝富集团国有独资公司,自成立以来主要经营业务包括土地资本运营、金融、产业投资等,本次拟购买的资产将不包括土地资本运营业务。另外,由于公司本次交易资产置出可能涉及的交易对手方为控股股东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因此可能构成关联交易。目前,公司已组织部分券商、律师、会计师等中介机构分别进入标的资产及上市公司协助论证本次交易方案,并积极推进标的资产的梳理与前期尽职调查工作。

6月7日,*ST金瑞披露的方案显示,拟以10.15元/股发行共计约18.07亿股,合计作价183.36亿元,收购间接控股股东中国五矿股份有限公司等持有的五矿资本100%股权、五矿信托1.86%股权、五矿证券3.3965%股权和五矿经易期货10.40%股权。交易完成后,公司业务范围将涵盖金融业务,成为拥有信托、金融租赁、证券、期货、基金以及商业银行等全牌照的综合性金融控股平台。

接连重组来自于钢铁主业的不尽人意。在公告植入金融资产的几家公司中,*ST韶钢和*ST金瑞已披星戴帽,中钢天源、重庆钢铁等则连续扣非亏损。

但是对于这些想要脱困的公司来说,重组也并非一帆风顺。此前,*ST 韶钢的金融资产重组就半途夭折。其公告称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拟置入资产为宝钢集团旗下的金融业务资产,需要经过复杂的审批和操作程序,不仅涉及国有资产监管管理部门、金融及证券行业主管部门,还涉及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衔接,各方无法在预计时间内完成重组;另一方面,相关资产剥离和重组将需缴纳较大规模的税务成本。

尽管跨界重组前路漫漫,但整个钢铁行业严峻的形式迫使重组潮的到来。华泰证券研究报告显示,2015 年中钢协会员企业实现利润总额亏损645.34亿元。同时,钢铁行业资产负债率升高,2015年,中国大型钢企平均资产负债率为70.06%,债务总规模达3.27万亿元,大型钢企同期粗钢产量占总产量的74.7%,据此推算全行业债务规模应为4.38万亿元。

而蝴蝶效应还在蔓延,资产负债率升高导致银行收紧对钢铁、煤炭等过剩行业贷款,钢企融资成本升高,随之债务违约事件频发,例如当前东北特钢陷入债务危机,自身暂无力偿付债务融资工具本息。

在此背景下,剥离巨亏资产和置换重组便成了整个行业的趋势。对于一些公司来说,将资源类资产置出,收购盈利能力较强的金融类资产,把产能过剩产业的上市公司打造成金融控股平台日益成为地方国企改革的重要方式之一。

光大证券分析师王招华表示,可以关注此类投资机会,尤其是钢铁主业经营艰难,但金融资产表现优异的钢铁集团下存在保壳需求的上市公司值得关注。



上一篇: 下一篇: